成年人的世界,你能從悲傷裡逃出來就是本事。

WW文邕 2020/08/21 檢舉 我要評論

前幾天,我去做了一個檢查,到醫院裡,好像莫名地就被一種氛圍裹挾著。

彩超室門口,有一個一家三口,小男孩六七歲的樣子,右側太陽穴上鼓起一個大包兒,我也看不出這是什麼疾病。

爸爸一個接一個地打電話,好像工作上有好多事情等著安排。

爸爸假裝淡定地佈置工作,語氣中聽不出情緒,可是,我看得出來,他的表情裡已經很不耐煩了。

媽媽坐在椅子上,抱著小男孩,沒有哭,可是看起來就是要流淚的樣子。眼睛總是盯著孩子頭上的包兒,擔心在眼睛裡都流出來了。

這就是生活,孩子生病了,大人就是慌亂不堪,情緒都被魔鬼佔領了。

可是,那又能怎樣呢,該做的工作還是要繼續忙,該說的套話還在繼續講,該擔起來的憂愁還是半點都少不了。

彩超室裡,7號已經進去了,可是快半個小時了也沒見出來。

我們坐在外面,即便不是醫生,也知道時間的延長意味著什麼。

坐在我旁邊的大姐,好像是五十幾歲的樣子,她是甲狀腺癌症手術了,現在回來複查。

大姐說,其實自己非常不願意來醫院,每次來都特別緊張,當初手術的時候,已經被推進手術室了,結果血壓從40到200的上下浮動,最後手術沒做成,因為她太緊張了。

手術終於做了,現在定期復查。

說起得病的緣由,大姐說,那時,媽媽4月份去世了,大哥5月份離開了,小侄女又重病一場,自己這邊就扛不住了。

8月份的時候,大姐做了甲狀腺癌症手術。這就是2019,亂糟糟的一年,哎,不知道說什麼。

生活裡的一些暴風驟雨,非你我所願,可是,就像是難逃浩劫一樣,誰的生活裡不是註定要經歷生死離別呢。

不管你扛得起,還是扛不動,是哭天搶地,還是崩潰坍塌,該來的都會來,半點都不會少。

人到中年,誰的生活能是一帆風順呢?

能扛得起悲傷的人,才更容易及時止損吧。

就像大姐,母親當時70多歲,說實話,母親離開,誰又能捨得呢。

母親走了,自己的心也碎了一地。可是,緊接著,才五十多的大哥突發腦出血,什麼都沒說,就這樣驟然離開。

好像一下子就把一顆本已經風雨飄搖的心擊碎了,小侄女悲傷過度也病了一場,這些淤積在大姐心裡,最後她也倒了。

說實話,有時我覺得勸人堅強總是有些說不出口,堅強二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一把辛酸淚。

可是,你若是不堅強,誰來替你撐起生活?

是的,現在很糟糕,可是,你還敢讓生活變得更糟嗎,你若不敢,除了堅強和樂觀,真的沒有別路可走。

這就是生活,殘酷地逼著你擦乾眼淚,露出笑容,只有這樣才肯放你走出劫難,不是嗎?

想起我的母親,也是今年離世的,講真,我有太多的不甘和不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