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要「長點心眼」,教你1招辦事的藝術:從此再不得罪人!

醉清风 2020/10/19 檢舉 我要評論

人在職場,身不由己,很多時候官大一級壓死人,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想做,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比如,當有領導安排你做一件會得罪另一個領導的事情時,你會怎麼做?

做了,死路一條。不做,還是死路一條。

誰都想簡簡單單的做人,可是做人難,做職場人更難。

所以,明知會得罪人的事情,到底做,還是不做呢?

我們不妨學習一下「機關算盡太聰明」的王熙鳳。很多人認為她是賈府裡的話事人,實際上,王熙鳳確實是明面上的大管家,是個有實權的人物,但是,在下人眼裡高高在上的她,最多也就是賈府高層裡的下層,她頭上還有賈母、賈政和王夫人、賈赦和邢夫人等人。

至多是個中層人物。

在賈府這個「大公司」裡,各方面派系盤根錯節,比如王熙鳳是賈赦和邢夫人的兒媳婦,卻又是賈政和王夫人的內侄女。

這就使得王熙鳳很難做人,一頭是婆婆,另一頭卻又是姑媽。更有趣的是,在賈府外面,賈赦比賈政的地位稍高,賈赦襲一等將軍,而賈政只是個五品的員外郎。

但是,家族中的地位,賈政顯然要高出很多,其一是王夫人是「賈王史薛」四大家族中,賈家與王家聯姻的產物,地位比大兒媳婦邢夫人高;其二是賈政的女兒,賈寶玉的姐姐賈元春是貴妃,賈政是外戚。其三是賈母最疼愛的孫子是賈寶玉,這是賈璉這些堂兄弟們比不了的。

所以,賈府內王夫人的地位高於邢夫人,同時,邢夫人也並不把自己的兒媳婦王熙鳳當成自己人。

於是榮國府的格局出現了,賈母的地位高於王夫人,王夫人的地位高於王熙鳳,邢夫人雖然懦弱,但地位也高於王熙鳳。

王熙鳳輩分最小,自然也處處受制於人。

梳理清楚這層關係,我們再來看王熙鳳的困境。

擱平時,王熙鳳跟很多企業中層管理的做派一樣。比如,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兒子,在王熙鳳過生日的時候,因為喝醉了鬧事,打翻了王家送來的禮物,周瑞兒子非但不認錯,還訓斥起了王熙鳳的人。

王熙鳳感覺被冒犯了,於是要開除掉周瑞家的兒子,永不錄用。所以周瑞請大管家賴大家的賴嬤嬤說情。

乾脆,賴嬤嬤就做了個順水人情,跟王熙鳳說:「周瑞是(王)太太的陪房。奶奶只顧攆了他,太太臉上不好看。依我說,奶奶教導他幾板子,以戒下次,仍舊留著才是.不看他娘,也看太太。」

經過賴嬤嬤一點撥,王熙鳳明白了,賈府裡每個人背後都有靠山,即便連個小小的僕人,也不能輕易開除,否則容易得罪領導。

你看,像不像你現在的境遇?不當管理不知道管理的難處,方方面面都是錯綜複雜的關係,靜水流深,一不小心就得罪人了。於是乎,王熙鳳跟你一樣,選擇了妥協,她說:

「既這樣,打他四十棍,以後不許他吃酒。」

這個世界上沒人願意得罪人,可有些事明顯是得罪人的事情。有時候,中層管理的日常工作就像遊戲裡打怪。

曹雪芹很顯然也是明白的,《紅樓夢》四十五回書裡,王熙鳳剛平復了王夫人心腹周瑞家的事情,結果更大的考驗又來了,在四十六回裡,她屋裡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婆婆邢夫人。

自古以來,中國家庭的婆媳關係之間都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明明是親人,最後卻活成了仇人。

王熙鳳跟邢夫人之間的關係,真可謂是一言難盡。所以,王熙鳳的宗旨是能不得罪,儘量不得罪,可有些事,躲是躲不了的。

邢夫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一行是塞給王熙鳳一個燙手的山芋:邢夫人讓王熙鳳向賈母申請,把賈母的心腹丫鬟賞給賈赦當小老婆。

這是件荒唐的事情,喜歡老牛吃嫩草的賈赦荒唐,給丈夫找小老婆的邢夫人更荒唐。這就跟某些企業一樣,有些領導就是吃飽了不幹人事,盡搞些荒唐事情,給下屬出難題。

王熙鳳是可憐婆婆邢夫人的,認為她是「稟性愚弱」,又蠢又懦弱。不過,別以為邢夫人就是酒囊飯袋,她有著很多高管的惡習,表面諂媚,私下撈好處。用王熙鳳的話說就是「承順賈赦以自保,次則婪取財貨為自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