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退休老人的苦訴:一種「新型壓力」,正找上退休老人,中了有苦難言,心酸又無奈

WW文邕 2020/09/04 檢舉 我要評論

一種「新型壓力」,正在找上退休老人。

張大伯退休後,在家門口開了一個小賣部,賣些零食飲料,日子也還算過得去。

可是,輕鬆的日子還沒舒服多少年,張大伯九十多歲的父母親便相繼病倒。

原來兩位老人雖然年紀大,但生活還能自理,一次不小心摔倒後,就徹底癱瘓了。

張大伯是家裡的長子,老人原本跟著最小的兒子一起生活。

以前那個年代的人都是能生就生,所以張大伯和最小的弟弟之間差的歲數有點大。

老人癱瘓之後,小兒子不願意一個人照顧老人,便提議讓大家輪流照顧,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父母是大家的父母,只是,讓現在已經七十多歲的張大伯老兩口照顧癱瘓在床的九十多歲的父母親,確實還真是有些吃力。

張大伯好幾個兄弟,其中有三個都到城市定居去了。

父母癱瘓後,在城市定居的孩子也不願意回來照顧,說什麼父母的好處自己也沒撈到,都是給了家裡的孩子,所以父母理應由家裡的孩子照顧。

就這樣,兩位癱瘓的老人,都是由張大伯和最小的弟弟送走的,老人癱瘓了多久張大伯就和弟弟輪流照顧了多久。

弟弟尚且年輕,只有五十多歲,照顧起人來也相對輕鬆些。

張大伯老兩口就顯得吃力多了,端屎端尿,洗澡餵飯什麼的,真是感覺力不從心。

再說自己也七十多歲的人了,本身也一身病,常年吃藥。

張大伯說:家有高壽老人,沒什麼事還好,一癱瘓,讓我們這些需要被人照顧的人再去照顧人,真是太受罪了。

但沒辦法啊,即使自己再老,也要盡到自己為人子女的義務。

說實話,以前的人不懂得節育,能生就生,結果到了「養老送終」的環節,子女多的家庭,很容易出現「踢皮球」現象。

就像張大伯那些在城市定居的弟弟們,給了點錢,但回來看父母的次數都少。

張大伯自己已經一把年紀,卻不得不和弟弟輪流照顧。

真是有苦難言,心酸又無奈。

現如今,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高壽老人越來越多,長命越來越容易實現。

本來老人高壽是好事,但因此引發的「照顧老人」等問題,無疑也給新一代的「老年人」帶來了新型壓力。

再加上,兒女多的家庭很容易因為父母贍養和照顧問題,互相推諉,互相責備,甚至最後搞得兄弟反目,家庭不和,老人在病床上尚且有一口氣在,看著聽著也難受。

退休老人壓力大,應如何輕鬆應對?

其實,張大伯的故事不是個例。

現在的退休老人,真的一點也不輕鬆。

不是在給孩子帶孫子的路上,就是在伺候照顧年紀更大的父母的路上。

這種天天圍著老人孩子轉,「上有老下有小」的退休生活,更是讓70歲的老人坦言:太苦了,我們沒有幸福可言,每天都很累,跟打仗一樣。

一位讀者留言說:

我的生活就是這樣的,父親腦梗癱瘓六年,性情也大變,晚上經常吵的我們無法睡覺。

當年家裡窮,父母只生我們姐妹兩個,我們一邊要幫上班的子女帶孫子,一邊幫耄耋老母伺候父親,加上父親吵鬧,六年間我頭髮幾乎全白,體質明顯下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